"

西北三马

"

  这三个集团的发展过程是:从小到大,由盛而衰。民国初年,甘肃八镇,曾居其四。其后占据宁夏、青海两省及河西走廊多时。父死子继,兄终弟及,几同封建世袭。虽然马占鳌的这一派到马廷勷时在1928年被国民军所消灭,丧失了河州(临夏自治州)、凉州(武威地区)一带所占地盘和所领军队,以及累世积存的大量金钱财物,在政治上失势。但大河家(属今积石山自治县)的社会势力和经济基础(主要是土地,占有的地主号称“八大家”,皆其家族),以历史渊源,与宁夏、青海两个集团保持亲密联系,互相支持,仍有一定影响。国民党政府行将崩溃之前,马步芳升任西北军政长官,马鸿逵等任副长官,盛极一时,终于和国民党大陆政权一起覆灭。

西北三马

西北三马——马鸿宾,马鸿逵,马步芳的统称

宁夏解放背后的故事:韩练成曾劝降宁夏王马鸿逵

  兰州解放之后,西北战场的敌军主力已土崩瓦解,已成惊弓之鸟。此时,第一野战军兵分三路,向青海、甘肃河西走廊和宁夏挺进,十九兵团进军宁夏。

  9月2日,毛泽东在给彭德怀、张宗逊的电文里说:“宁夏马家军力争全部缴械,其次则力争大部缴械,一部改编。总之,改编的部队愈少愈好?!钡笔蹦穆砗桢?、马鸿宾二人情况不一样,在毛泽东的眼里也是要分别对待的。因此,他说:“请考虑利用马鸿宾,派人向马鸿宾做些工作,争取大部和平缴械,一部改编的局面?!甭砗璞?,当时任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。

  十九兵团的任务是消灭宁夏马鸿逵部,解放宁夏。宁夏战役是兰州战役之后解放西北的大战役。韩练成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战事指挥,但却做了不少策反起义工作。1949年9月19 日,毛泽东致电彭德怀、张宗逊:傅作义9月17 日给毛泽东的电文里说,宁夏马鸿宾到包头,说八十一军军长马惇靖与马鸿逵部系属两回事。无论如何方式,只要解放军不打,能使八十一军成为人民军队,他均乐于接受,请先停止作战,以便商谈。毛泽东当时请傅作义将军出面做马鸿逵的和平争取工作。

1.png

  对于马鸿宾与马惇靖的问题,毛泽东还起草薄一波致傅作义电文:“毛主席说:‘我们可以将马鸿逵与马鸿宾分别看待,但问题的解决必须在前线而不能在北平。全国各地都是如此,宁夏不能独异。无论马鸿宾或马惇靖,如欲解决问题,应速派代表至兰州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找彭德怀司令员接洽,或到固原十九兵团司令部找杨得志司令员接洽。如马鸿宾能亲去兰州或固原一趟,则更好……西北前线对宁夏进军的时间已很迫近,宁夏代表应速去固原或兰州,不要再延误了?!甭韾?,是马鸿宾的儿子,当时任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宁夏兵团司令。按照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,解决宁夏问题有两种方案:一是充分准备以军事力量消灭一切敢于抵抗的敌人;二是在军事压力下争取采取和平解决的方式,以避免战争的破坏和尽量减少人民生命财产损失。甘肃解放了,宁夏就成为下一个目标。解放军希望马鸿逵不要步马步芳后尘,诚心诚意多次给他提供弃暗投明的机会。傅作义也从包头给他打电话,劝他起义;老部下邓宝珊也来银川,当面转达解放军十九兵团首长杨得志、李志民关于和平解放宁夏的诚意;老部下、兰州军管会副主任韩练成都花费了心血。

  韩练成通过关系做了不少工作,他与马鸿逵是老相识了,1925年就入马鸿逵的军官教导队,其间数十年也是恩恩怨怨,但毕竟是他的老长官,有过长时间的接触。韩练成派人给马鸿逵送来亲笔信,要他认清大势,劝其“放弃军权,保持政权”,接受和平解放,站到人民一边。马鸿逵没有听他这个老部下的忠告,他拒绝了。他怕共产党不会宽恕他,同时,也舍不得多年搜刮来的黄金(1369.90, -2.70, -0.20%)财宝。此时的马鸿逵已坐立不安,尤其是当他被共产党宣布为43名战犯之一(他是最后一名)后,更是惶恐。他知道战犯是要杀头的,他将儿子托付给邓宝珊,自己准备逃往香港,包括金银财宝一并运往香港。马鸿逵顽抗到底,迭失良机,在人民解放军的进军声中仓皇逃离宁夏。
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...查看更多
马鸿宾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揭秘一个不为世人熟悉的马鸿宾

  在近代中国的西北地区有一支部队不得不提起,那就是由马步芳、马鸿逵、马鸿宾三人掌握的马家军,在西北的老人之中,这三个人的名气很大,当然不是什么好的名声,很多人提起马家军都恨不得将它们抽筋扒皮。但是在抗日战争爆发后,劣迹斑斑的马家军也做了不小的贡献,打仗一点都不含糊,在西北死死的拖住了日伪军,给予敌人重创。

 image.png

  据统计在整个抗日战中马家军共计出动十余万人,战马约三万匹,可以说是占据了马家军的一大半实力。

  那么在抗战期间马家军中谁的功劳最大呢?应该是马鸿宾

  为什这么说呢?因为马鸿宾在三人当中抗日最坚决。在抗战期间随着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号召全国全民族团结一致抗日,整个国家抗日情绪高涨,马家军见势也响应号召,立即向抗日前线投入部队。

  马鸿宾是一个民族情怀很重的人,在九一三事变爆发后,他就敏锐的意识到日本人的野心勃勃,目标是整个中国。所以他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研究日军作战的特点,并在平时训练部队的时候注意这方面个的练习。

image.png

  当初日本人想从内陆切断中国同苏联的联系,就想控制内蒙、西北,这时候日本人试图收买马鸿宾建立伪政权,派遣特务人员前去谈判。当马鸿宾得知后,立马下令全城拒日,当时日本人刚进入银川城,还没下车,随行的两个中国随从就被击毙,理由是卖国通敌,随后马鸿宾在银川城内贴出告示,不准任何人给日本人提供食宿,不准搭载日本人,如有违者一律视为汉奸,就地处决。告示一出来银川的几个日本人瞬间就被孤立起来了,只好迅速离开银川,劝降马鸿宾的计划也没有得逞。

image.png

  日本人见马鸿宾不买账,就只能打算用武力来占领中国西北,当初日军派遣了几家飞机轰炸了银川,以为这样一来马鸿宾会迫于他们的武力屈服,乖乖的和他们合作,但是日军想多了,马鸿宾是一个虽说是一个军阀,但同样是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,怎能在你日本人面前卑躬屈膝。几十年前八国联军侵华时马家军的很多弟兄就被日本人呢杀害,面对着家恨国仇马鸿宾是不能和日本人坐在一起的。

image.png

  随着全面抗日战争爆发,马鸿宾立马派出自己的军队前往抗日前线同日本人交战,马家军虽说是地方杂牌军,但打仗一点都不输中央军,由于骑兵多,他们擅长偷袭日军,将日军的行军速度降低了很多,缓解了正面战场的压力。

  解放战争中马鸿宾顺应局势,向人民解放军投诚,后来历任甘肃省的领导,国防委员会委员,最终病逝于兰州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...查看更多
揭秘:西北三马截然不同的人生归宿

  20世纪40年代后期,西北“马群”中以马鸿宾、马鸿逵、马步芳三个集团最具实力,人称“西北三马”。

  青海王马步芳

  马步芳,字子香,甘肃河州人,1903年生。早年在宁海军官训练团结业后,在其父马骐和叔父马麟统率的青海地方军事集团中供职。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,马步芳历任旅长、师长、军长、纵队司令、集团军总司令等职。1936年,马步芳任国民党青海省政府代主席,1938年任青海省政府主席。1936年底,马步芳率部进攻红军西路军,犯下了累累罪行。抗战期间,马步芳任第四十集团军总司令兼陆军第八十二军军长,率兵参加抗日战争。1945年当选国民党第六届中央监察委员。1948年9月兼任西北军政副长官。马步芳家族统治青海40年,尤以马步芳最为残忍凶狠,荒淫横暴,人称“土皇帝”。

image.png

  1949年5月18日,由于西北军政长官张治中率国民党代表团赴北平参加和谈,马步芳被国民政府任命为代理西北军政长官,同时还获得了陆军上将军衔,实现了他梦寐以求的当“西北王”的夙愿。7月,马步芳正式担任了西北军政长官。

  但马步芳的迷梦很快便破灭了。1949年8月20日,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彭德怀指挥下发起了兰州战役。8月27日,兰州解放。马步芳借口向国民党中央求援,带着一群姨太太乘飞机飞往重庆,永远离开了被他残暴统治了40年的青海。

  9月初,马步芳飞抵广州。不久,马家家族和青马集团的部分核心人物也先后汇集到广州。9月下旬,马家所有人员迁到香港,聚居于皇后大道100号。

  10月上旬,马步芳接到蒋介石要他去台湾的电令,不得不尊命。10月11日,马步芳飞回香港,以到麦加朝觐为由请假,办了出国护照。尔后,包租了英国航空公司的三架飞机,大人小孩共200多人,从香港飞往沙特阿拉伯王国首都利雅得。

  自1950年起,马步芳迁居埃及首都开罗。他在开罗购买一处宅院,作为自己的私宅,其内部的装饰陈设超过埃及王宫。他又另外购买13层楼房一幢,作其余人员的住所。为了不坐吃山空,马步芳在开罗开了一家舞厅和三家酒店。

  1957年,埃及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。马步芳无奈之下,迁回沙特阿拉伯居住。

  马步芳还想再过“土皇帝”的瘾,于是行贿台湾当局,最后谋得了台湾当局驻沙特的“全权大使”。

  荒淫无度的马步芳刚到沙特时,常带着一大群姨太太去麦加朝觐。阿匐见了大为诧异,认为一个男人不可能有这么多妻妾,必定是他拐了别人的老婆。因此当面骂他道:“你这人带着别人的太太来朝觐真主,把真主亵渎了。我要打你的耳光,赶你出去,还要报告政府,驱逐你出境!”吓得马步芳赶快把太太们就近送人,别人说养不起,他又贴上一点钱,等到朝觐结束后,又去硬讨回来。这件丑后后被传为笑料。

  马步芳在沙特弄得声名狼藉,中东各国也不欢迎这个披着宗教外衣的丑类。从此他就一直躲在公馆里消磨时光。

  1975年7月31日,恶贯满盈的马步芳暴死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沙特阿拉伯,终年73岁。

  宁夏王马鸿逵

  马鸿逵,字少云,甘肃河州人,1892年出生。1910年毕业于兰州陆军学校后,长期在他父亲马福祥统率的宁夏地方军事集团供职。南京政府成立后,历任第十一军军长、宁夏省政府主席、第十七集团军总司令、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、西北行营副主任等职,1936年被授予陆军上将军衔。

image.png

  1949年5月,为了争夺西北军政长官的职位,马鸿逵与马步芳互不相让,两人的矛盾白热化了。

  1949年8月1日,马鸿逵当上了甘肃省政府主席。8月26日,兰州解放。消息传到宁夏,马鸿逵且惊且喜,幸灾乐祸道:“我不相信把你(指马步芳)放不倒!”马鸿逵估计宁夏迟早必失,便开始转移大量财产,在台北、香港和美国购买房产,作流亡的安排。据说马鸿逵转移出来的黄金有七吨半,还有大量珍贵珠宝存入美国银行。

  甘肃解放了,宁夏就成为下一个目标。傅作义从包头给他打电话,劝他起义。马鸿逵的老部下孟宝山也来银川,当面转达解放军第十九兵团首长杨得志、李志民关于和平解放宁夏的诚意。然而,马鸿逵始终不相信共产党会宽大处理已被列为43全国战犯之一的自己,他执迷不悟,发出“打光、烧光、放水”的叫嚣,裹胁部下作困兽之斗。9月1日,马鸿逵被蒋介石员召去重庆,临行前他把宁夏军政大权交给他的次子马敦静。19日,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发起总攻,只三天,银川被解放。当解放军向银川发起总攻时,马敦静乘飞机逃到了重庆。

  去台湾之前,马鸿逵得知宁夏财政厅科长雷云清从重庆领到一笔行政经费,约现洋五万元,折合黄金约1700两。马鸿逵即以省主席名义将其扣留私吞。另外从宁夏带出的整块黄金400两和9000元银元券办公费,也被他中饱私囊。

  10月13日,马鸿逵一家飞到了台湾。

  在12月召开的国民党中央全会上,马鸿逵失去了“中央执行委员”的头衔。接着,“监察院”里有一些“委员”联名提出对马步芳、马鸿逵的弹劾案,要追究他们贻误军机、丢失西北的责任。

  马鸿逵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他先以治病为名,把四姨太打发去香港。尔后,四姨太拍来急电,谎称病危要马鸿逵飞香港见最后一面。马鸿逵拿此电报,被特批假期一个月。

  马鸿逵于是携六姨太赵香兰等离台去香港,再也不回来“销假”了。次年五姨太邹德一和马敦静一家人也先后以种种借口飞到香港,同在一起生活。

  由于香港有台湾军统特务活动,马鸿逵觉得香港也不安全,决定到美国去,在美国洛杉矶郊区办起一家“普马拿”牧场,以养马为业。

  马鸿逵漂泊异国他乡,虽然钱财不缺,生活富裕,但由于妻妾争吵,子孙不孝,家庭很不幸福。

  1970年1月14日夜,马鸿逵临死前,挣扎着叮嘱刘慕侠,一定要把他的遗骸送回祖国。临终前,他反复吐着含糊不清的话语:“我死也要回去......”这夜,马鸿逵病逝,终年78岁。

image.png

  马鸿宾——率部起义

  马鸿宾,字子宽,甘肃河州人,1884年生。按辈份,他是马鸿逵的兄长,是马步芳的叔父。

  辛亥革命后,马鸿宾历任宁夏镇总兵、甘肃新军司令、宁夏镇守使,后率部参加冯玉祥的国民军,任第二十四军军长。南京政府成立后,历任宁夏省政府主席、第十七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八十一军军长、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等职。1945年5月,当选国民党第六届监察委员。

  1949年,在马家军阀面临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,时任西北长官公署副长官的马鸿宾认清形势,顺应历史发展的潮流,选择了与其堂弟马鸿逵完全不同的道路,率由其子马靖、马信担任正副军长的陆军第八十一军和平起义。

  马鸿宾自幼跟随叔父马福祥过着军旅生活,受叔父的影响很大,常以儒将自诩。他主张“以德服人”和“谦受益”,个人生活也一直比较俭朴,因而被马鸿逵讥讽为“我们家的圣人”。

  9月14日,解放军解放了马鸿宾的根据地中宁县后,马鸿宾深切感到自己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。他决定先飞到包头,和傅作义、邓宝珊商量。

  当时,傅作义和邓宝珊正策划绥远起义,他们同马鸿宾谈到深夜。邓宝珊以北平和平解放为例,力劝马鸿宾说:“对宁夏的各级将领来说,你也是老长官,他们是会听你的话的,要好好控制队伍,及早起义?!?/p>

  9月18日,马鸿宾回到宁夏。翌日,马鸿宾的儿子马靖和解放军签订和平解放协定,宣告起义。

image.png

  银川市军管会成立后,杨得志任主任,马鸿宾等三人任副主任。1949年12月23日宁夏省人民政府成立,马鸿宾被任命为宁夏省政府副主席。

  1950年1月8日甘肃省人民政府成立后,马鸿宾相继被任命为甘肃省副省长兼民族事务委员会不任、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任等职。

  1960年10月21日,马鸿宾因患胃癌在兰州逝世,终年77岁。甘肃省各界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,周恩来总理送了花圈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...查看更多
马步芳是什么样的人?手段凶狠残忍,是红军西路军最恐怖的敌人

  西路军的失败,是解放军军史上少有的几次大失败之一。据有关资料统计,红军西路军出征时总人数约21800余人;战死者约7000余人,其中团以上干部143人,军、师以上干部20多人;被俘后遭残酷杀害者约5600人;被营救返回延安者约4700人;失散流落在沿途的约4500人。过去,只是对马步芳的残暴凶狠有所耳闻,通过西路军的遭遇,有了切身的体会。尤其是马步芳杀害了西路军被俘虏的战士,仅在张掖,就杀害了3200多人。杀人的方法花样百出,有活埋、枪杀、火烧、扒心、取胆、割舌等多种残忍手段。

image.png

  据亲眼目睹马家军暴行,后来被营救回延安的西路军战士揭露,马步芳纵容手下残酷虐杀战俘,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,如抽肠扒肚,就是把被俘红军的肚皮用刺刀割开,将肠子拉出,拴在马尾上,然后打马奔跑,受害者肠肚拉出,痛苦到死。有些马家军的官兵听说用人血蘸馍吃可以治病、壮胆,就拉出红军被俘战士当场砍死,拿热馍蘸着人血吃。马家军还拿被俘红军战士当活靶打,练习枪法或打赌取乐。对被俘女红军战士,还进行强奸,然后分给部下做妻妾丫环,甚至转卖多处。党中央和毛泽东,为把西路军从马家军的魔掌中解救出来,想尽了办法。面对徐向前、陈昌浩向中央的告急电文,毛泽东和党中央除紧急指示在西安谈判的周恩来,强烈要求蒋介石令马家军停止军事进攻外,并于2月27日任命刘伯承为司令员,张浩为政治委员,以原红四方面军第4军、第31军,与第28军、第32军和骑兵一个团组成“援西军”,向西开进,以接回西路军。

image.png

  西路军失败后,为保存西路军余部,3月27日,张闻天、毛泽东、朱德、张国焘联名致电周恩来并彭德怀、任弼时,指示为解救西路军危局,与马步芳等讲和,中共中央愿以10万到20万的银圆,请马家军停止对西路军的进攻。4月3日,中共中央致电在西安的叶剑英,要他向顾祝同提出:如果马步芳俘虏了徐向前、陈昌浩及其他干部,应严令其不得加以任何残害行为。4月5日,毛泽东又致电叶剑英,要他进一步向顾祝同交涉,令马步劳把集中在凉州的红军被俘人员全部调到平凉,经国民党第25师驻地,转交红四方面军,并制止马步芳再残害与压迫红军被俘官兵。

image.png

  1937年4月,西路军剩下的700多人,在李先念的带领下,从安西星星峡退入新疆。执行分散游击的部队中,李先念运气很好,没多久就意外收到中央电台的呼号,于是按中央指令北折新疆,陈云在星星峡迎接了他们。1937年底,林伯渠到西安任驻陕党代表后不久,即营救了1500余红军失散人员返回了自己的部队。原来,马步芳准备将俘虏西路军编成的新兵团,拨交河南国民党卫立煌部。中共驻兰州代表谢觉哉得知这一消息后,一面派人与国民党军方交涉放人,一面派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工作人员到新兵团驻地,找他们谈话,要他们坚定信心,随时准备回到革命队伍。不料国民党军方佯称要请示军令部批准,暗地里却命令这个团偷偷提前开拔了。谢觉哉立即将此事电告了林伯渠。林伯渠马上向有关方面交涉,新兵团一到西安,就去做他们的工作,这些红军失散人员纷纷要求归队。后来,这些西路军战俘开到三原县安吴堡,分别编入了八路军各部队中。当总指挥徐向前辗转到达援西军驻地后,毛泽东、张闻天、朱德致电说:“向前同志,庆祝你脱险归来,并相信你一定能够在中央领导下,再接再厉的为革命奋斗到底。盼病体痊愈后即来中央?!焙炀髀肪钪詹野苡诼砑揖?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...查看更多
结语

  他们有民族宗教的特殊关系和社会势力。凭借已经取得的军、政职位,利用所占地盘的人、财、物、力,发展了武装势力并长期统治这些地方,类似半割据状态。各个集团之间,互相姻亲(如马占鳌为马千龄的侄女婿,马步青、马步芳为马安良的侄女婿……),千丝万缕、缠结坚牢,根深蒂固、本固难拔。所以过去的当政者不能不予以利用。

相关新闻阅读